返回首頁 hi, 歡迎來到機器人在線 請登錄/ 免費注冊 訂閱郵件
  • 【艾利特】總裁問答|訪艾利特機器人公司CEO曹宇男博士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10日

    在本周即將舉行的高工金球獎年會上,艾利特帶來了PCB板取放和檢測工作站。在這個應用中,PCB板錯亂地放置在取料臺上,相機拍照獲取板位,SCARA根據板位將PCB板夾取放置到放料臺上,協作機器人將放料臺上托盤取走放到檢測臺上,檢測,將托盤取出,然后SCARA將托盤上的PCB板隨機放到取料臺上。待PCB板取完后,協作機器人將托盤放回放料臺,進入下一次循環。



    這個應用還原了產線上的真實工況和不同類機器人的優勢——SCARA擅長高速和平面運動,在一些簡單移載的應用中作為合適。而協作機器人部署靈活,結構緊湊,只占用1-1.5個工位,支持多角度的運動,因此在替換現有產線人工時無需更改現有產線布局,可兼顧不同位置和復雜路徑的需求。



    在12月12日高工年會艾利特"新生態變革專場"--新定義·新市場·新力量的活動現場,艾利特機器人CEO曹宇男博士將帶來專題演講《堅守產品,推動協作+工業共融》。


    會前記者采訪了成立三年的北京艾利特科技有限公司CEO曹宇男博士,同樣,他也被貼上了很多“標簽”。創業前的曹宇男,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香港理工大學研究員、北京交通大學副教授,或許是他深諳機器人行業的發展之道,又或是他對這個行業充滿了斗志與決心,這位40歲的“斜杠青年”使艾利特機器人在成立三年的短短時間內布局了38項專利,是國內唯一一家可以實現七軸協作機器人量產的公司。


    -ONE-

    六年前,您在哪?從事什么?

    “我們的整個創始團隊全部來自于北航機器人所,所以技術研發就是艾利特的基因。早在2003年,我便與幾位同學一起開始接觸控制器的研發——第一款控制器GSK980TD系統,艾利特的創始團隊也由此從數控領域起家。”


    曹宇男面對記者時說:“到了2009年,團隊又與埃夫特公司合作開發了機器人控制器,從而正式切入機器人控制領域。時至今日,艾利特在機器人控制領域有著將近16年的技術積累,從底層的操作系統,到嵌入式的硬件軟件,再到工藝包與頂端算力等,都是艾利特自主研發的。在協作機器人的模組關節技術這一部分,除了減速機以外,其余部分全部標有艾利特字眼。”



    -TWO-

    這六年來,您最大的變化是什么?又堅持做了哪件事?如何評價今天的自己?

    變化:

    相比硬實力,這幾年艾利特最為自豪的是我們的軟實力。無論是我們的核心團隊學歷,還是從業背景,陣容都相當華麗。艾利特也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了全產品線和營銷網絡的布局。從發展歷程不難看出,艾利特具備非常強大的產品化能力,因此無論是我們的自研率,還是產品系列覆蓋面都可圈可點。但必須清晰地意識到,最后能夠引爆業務的除了“產品化能力”更需要“產品力”。我們的產品是否能夠打動用戶?作為一家國內后起的機器人廠商,用戶為什么愿意嘗試艾利特機器人?這些都是擺在眼前的現實問題。艾利特目前將產品線收斂到協作機器人之上。這是我作為企業創始人必須走的一步,也是充滿經驗教訓的一步。



    堅持:

    我常跟我的團隊說,有時候我覺得我在公司起不到什么作用。因為艾利特的組織架構和職能崗位上都有最專業的選手。因此我把自己比作“唐僧”,我唯一堅持的事情就是“相信我們一定能夠取得真經”。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始終堅信艾利特所有的改變和成長都是為了最終的目標——做一家了不起的機器人公司,為用戶提供價值。


    -THREE-

    這六年來,智能制造行業和您所在的細分領域,讓您感觸最深的是什么?

    站在機器人本體廠商的角度,還要做成一家了不起的機器人公司。除了要掌握機器人自主研發技術外,還要準確把握當前行業趨勢,針對機器人市場變幻展開更多的思考。機器換人雖已經成為時代的趨勢,但也要看到繁華背后是市場的高度碎片化,企業更需瞄準定制化、整體化的商業戰略。“現在,我們不僅僅局限于推廣艾利特的協作機器人產品,更關注如何為客戶提供定制化的產品解決方案,給客戶、集成商和代理商呈現完整的應用場景,讓用戶享受協作機器人的‘交鑰匙方案’。”曹宇男如是說道。



    智能制造行業是一個更宏觀的市場,這幾年我們與很多制造型企業和用戶保持著緊密的合作,在合作中共同成長。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些對于增效和柔性的迫切需求,但同時也觀察到了他們的迷茫。以去年艾利特成功導入的一個汽車電子項目而言,這個項目中依舊以傳統工業機器人為主,但我們發現了有些需求一定是傳統產品難以滿足的,這恰恰是協作機器人的機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對于工廠而言,當他們提出自動化升級的需求時會陷入思維定勢——例如缺乏創新的方法或者創新的工具。而有時問題更加嚴重,可能自動化目的一開始就是不明確的,例如,并沒有深入了解自身的自動化需求和瓶頸;或是不了解機器人可以在生產自動化流程中的哪些環節工作?工廠需要用機器人解決什么問題?因此如果一開始對于自動化升級的“期待”是不合理的,“需求”是不清晰的,那么很可能無法對癥下藥。


  • 獲取驗證碼
    今晚生肖会开什么特马